2060年中国将淘汰煤电,新能源迎百万亿投资机遇

新能荟 报道

近日,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在京举办中国碳达峰碳中和成果发布暨研讨会,在国内首次提出通过建设中国能源互联网实现碳减排目标的系统方案。

2060年中国将淘汰煤电

方案提出,在2030年,中国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将占67.5%,全国48%的电力都将由太阳能、风能提供。到2060年,中国煤电装机将全部退出;工业领域将以电能主导,辅以氢能;电动汽车的保有量将达到3.9亿,替代率超90%。

根据本次会议发布的《中国2030年前碳达峰研究报告》《中国2060年前碳中和研究报告》《中国2030年能源电力发展规划研究及2060年展望》三项研究成果,削减煤电成为实现“碳中和”目标的重中之重。



2019年数据显示,中国58%的能源消费量由煤炭提供,二氧化碳总排放量更是有80%来自煤炭。放眼全球,中国煤电装机量高达10.4亿千瓦,占全球煤电总装机的一半,能源消费的二氧化碳排放强度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30%以上。

为了转变当前模式,研究报告认为,中国煤电总量应控制在2025年达到峰值。若把范围扩大到整个化石能源,则在2028年左右达到峰值,然后从2030年起快速减排。

报告指出,煤电空出来的电力需求将由清洁能源弥补。预计在4年后,中国清洁能源装机量达到17亿千瓦,占全国总装机量的57.5%,发电量3.9万亿千瓦时、占比全国总发电量的41.9%。到2030年碳达峰之时,煤电装机将全部退出,中国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要达到67.5%

等到2050年,中国电力系统要实现近零排放,相比峰值下降约90%。最终在2060年,让煤电完全退出,现超96%的电源装机和发电量由清洁能源承担。

新能源时代即将开启

用清洁能源替代煤电不难理解,可如何实现?报告给出的答案是——能源互联网。中国将在新疆等太阳能丰富的地区,建设集中式太阳能发电基地;在新疆、内蒙、广东等风能资源丰富的地区,建设大型风电基地;在金沙江等西南水利资源丰富的地区,推进大型水电基地建设。

报告认为,中国清洁能源资源与负荷中心分布很不均衡,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对电网结构和调节能力的要求,客观上决定了中国必须要加快形成以特高压骨干网架为核心的全国清洁能源优化配置平台。

报告预计,到2025年,预计中国跨区跨省电力流总规模达到3.6亿千瓦,2030年达到4.6亿千瓦;2060年,预计中国跨区跨省电力流达到8.3亿千瓦。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刘振亚表示,想要充分利用清洁能源,那就需要建设特高压电网。他表示,无论是去年我国湖南、浙江等地的“拉闸限电”,还是今年美国德州的大面积停电,都凸显了大电网互联对保障能源供给与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如果没有特高压电网,我国清洁能源无法大规模开发利用。

刘振亚称,中国能源互联网实质是“智能电网+特高压电网+清洁能源”,是清洁能源在全国范围大规模开发、输送和使用的基础平台,是清洁主导、电为中心、互联互通的现代能源体系。所以,加快发展特高压电网是构建中国能源互联网的关键。

除了特高压的互联和调节作用,储能也将起到重要的调节作用。报告预计2050年抽水蓄能、电化学储能装机规模分别达到1.7亿、6亿千瓦,氢储能实现效率提高至60%-65%。


资本市场对此给出了乐观的预计。光大证券认为,经济性成为当前国内储能大规模建设的主要矛盾。然而,储能可通过地方补贴、提高消纳带来的额外发电收益、内部化碳成本等方式抹平暂时的经济性缺口。随着青海出台国内首个新能源配储能补贴的出台,各地针对储能补贴政策有望陆续出台,有望通过政策手段、补贴抹平暂时的经济性缺口,刺激储能需求提升。

据光大证券测算,假设备电时长是4小时,那么我国风光发电侧从2020年-2060年的累计储能需求空间将达到3.6TWh(亿/千瓦时),投资市场规模约25万亿元。

中国华能集团董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舒印彪则指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电力系统将发生革命性变革,相关研究显示,按照双碳目标,基于中国能源禀赋,预计到2060年中国的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83%,电能消费比重达到70%,全社会用电量超过16万亿千瓦时,新能源发电装机将达到50亿千瓦,新能源发电量占比由目前的8%提高到60%以上。

新能源百万亿投资机遇

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政教授指出,能源低碳转型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但同时也会带来新的增长点和新的就业机会,支撑高质量经济发展。

按照清华大学的测算,实现《巴黎协定》“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低于2°C之内”的目标导向转型路径,2020年到2050年能源系统需要新增投资约100万亿元,占GDP的1.5到2%,而要实现1.5度的目标,需要新增的投资约138万亿元,超过每年GDP的2.5%。

联合国把2050年碳中和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要求缔约方在2020年之前通报本世纪中叶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因此,从2018年开始各国纷纷作出碳中和承诺,多数把目标设在2050年。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去年12月份时也表示,到2021年初,作出碳中和承诺的国家将覆盖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65%以上,占世界经济规模的70%以上。

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WRI)数据,已有49个国家在201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占当时全球排放量的36%。已有29个国家和地区提出碳中和目标。其中,苏里南和不丹已实现碳中和,芬兰、奥地利、冰岛和瑞典承诺提前5-15年实现碳中和,有22个国家和地区把目标设立在2050年,我国是2060年。另有98个国家正在就碳中和目标进行讨论。

欧盟委员会在2018年11月率先提出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性的欧洲愿景,并于2020年3月提交《欧洲气候法》,以立法的形式确保目标达成。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2019年可再生能源在终端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为19.7%,基本提前一年实现了到2020年占20%的目标。

中国实现碳中和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比发达国家更多。虽然相较于欧洲和日韩等国家,中国所宣布的碳中和目标年份晚了10年,但是大多数发达国家更早实现了工业化和城市化,碳排放已经达峰并进入下降通道,而中国碳排放还在增长,中国2019年排放量仍增长了3.1%。整体而言,中国对“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视将带来很多投资机遇。

除了总量控制和结构优化之外,通过市场化手段减排是碳中和区别于供给侧改革的另一大特征,碳交易成了市场关注焦点。


今年2月,酝酿10年之久的全国碳交易市场终于开市。按照《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的要求,企业年度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到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折合能源消费量约1万吨标煤,即纳入温室气体重点排放单位,应当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报告碳排放数据、清缴碳排放配额、公开交易等信息并接受监管。

据国家发改委的初步分析,如果按照八大行业来测算,未来的碳排放量将会达到毎年30亿到40亿吨的规模。如果是仅仅以现货交易,不推行期货交易,其交易金额是每年12亿到80亿元。如果加上期货,那么交易金额就会大幅度提升,有可能达到600亿到5000亿元。因此长期来看,随着碳交易的扩容,手握碳排放额度的清洁能源产业将收到来自传统高能耗行业的大额“补贴”。

2020年,全球碳市场的价值达到了创纪录的2290亿欧元,比2017年增长了5倍,其中欧盟的排放交易系统占近90%。在欧盟市场,金融机构是碳交易市场的积极参与者,主要的交易品种为碳排放权期货。这是因为碳排放权期货作为一种新型金融投资工具,具有其他资产无法比拟的优点。

李政教授表示,中国面临的减碳压力更为巨大,主要是因为中国正处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与美国和欧洲、日本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从碳达峰到实现碳中和的时间要短得多,因此要付出更加艰苦的努力。


分享到 

通威集团有限公司 @ 2021 TONGWEI.COM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2048号  总部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588号通威国际中心  电话:028-85188888